外交部:正考虑对疫情严重国家需回国留学生作安排


“一些人往往把责任归咎于‘外来者’”

华裔群体也多次因此遭受歧视。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种族问题的常驻作家李明玉表示,1876年旧金山暴发天花传染病期间,当地华人移民成了替罪羊,唐人街被指责为“感染实验室”。种种污名化操作之后,美国《排华法案》于1882年正式出台,成为美国历史上一个难以抹去的污点。

美国一些政客的做法,在美国国内也引发诸多批评。许多学者和媒体都强调,在疫情问题上搞污名化和“甩锅”操作,不仅助长种族歧视和排外主义,也会阻碍全球合作应对这场公共卫生危机。

3月29日,天津市教育招生考试院发布《关于推迟举行我市2020年4月市级教育考试的公告》。

许多分析指出,恰如纳瓦罗这番言论所显示,美国一些政客之所以热衷于在疫情问题上污名化他国,并非因为科学常识不足,而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纽约时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是一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但是在美国,对疫情的反应却在很大程度上“被政治算计所掩盖”。《华盛顿邮报》写道,使用污名化称谓,是为了转移人们对联邦政府未能在早期有效应对疫情的注意力。

天津推迟中考体育测试及高考体育类招生考试时间

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同样认为,防控疫情应该是美中加强合作的一个契机,因为病毒并不关心国籍。美中两国有许多东西需要相互学习。【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28日,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公布新冠肺炎确诊信息,其中第269例确诊者是名30多岁男性,在台湾“观光局”桃园机场旅服中心工作,原因竟是“接待”从菲律宾返台的第277例确诊病例导致感染,而第277例的身份是台湾“交通部观光局”高层主管的儿子。台湾“交通部长”林佳龙得知后表示会在24小时内调查清楚,岛内网友在线催问“佳龙,能查清楚吗”?

历史为此类警示提供了充足例证。美国《时代》周刊不久前在一篇报道中写道,19世纪,一些美国城市发生霍乱疫情,惊恐的人们把怨气撒在爱尔兰移民身上。1832年,宾夕法尼亚州的一群爱尔兰移民被毫无根据地视为“细菌携带者”,先是被隔离,随后又被秘密杀害。1849年夏天,波士顿当地政府的一份报告同样将霍乱疫情的“源头”引向新到的爱尔兰移民。

境外输入第34例,男,55岁,中国籍,居住地法国巴黎。该患者自法国巴黎乘坐航班(CA934),于3月29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2℃,申报有发热、肌肉酸痛等症状,海关检疫排查后转送至宁河区格林豪泰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30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天津市专家组确诊为天津境外输入病例,分型待定;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

日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主持人布里安娜·凯拉尔同白宫国家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的一番争执引发广泛关注。在参加凯拉尔节目连线时,纳瓦罗被多次质问,为何联邦政府没有准备好应对疫情所需的呼吸机、口罩等医疗物资。情急之下,纳瓦罗试图“甩锅”中国。凯拉尔马上打断了纳瓦罗:“这么说只是浪费时间。我得结束连线了。”